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燕之屋拟A股IPO 这些争议还在

2023-05-15 19:13:26 70

摘要:■廖木兴/图“燕窝贵物,原不轻用。”燕窝作为中式滋补佳品的代表之一,相关话题的热度始终不减。近日,老牌燕窝企业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燕之屋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2...

■廖木兴/图

“燕窝贵物,原不轻用。”燕窝作为中式滋补佳品的代表之一,相关话题的热度始终不减。近日,老牌燕窝企业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燕之屋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24亿元、9.51亿元、12.9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330.66万元、7869.84万元、1.22亿元;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7.07亿元、6425.47万元,业绩近年来稳步增长。但燕窝行业发展有待规范,营养效果仍有争议,被质疑虚假宣传、品牌竞争激烈都是燕之屋需应对的问题。

■新快报记者 陈思陶

燕窝市场走出低谷,行业标准尚未出台

招股书显示,燕之屋近年来业绩表现良好。燕之屋似乎已挥别“毒血燕”事件阴云,向IPO靠近。

2011年,燕之屋品牌的血燕检出亚硝酸盐含量超过10000毫克/千克,国家标准最高值为食品中亚硝酸盐的含量最高不得超过70毫克/千克,意味其亚硝酸盐超标140多倍。

“毒血燕”事件后,国家暂停了燕窝产品的进口。据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燕窝市场专业委员会(下称“国燕委”)数据,2011年燕窝行业规模约为65亿元,但2012年规模断崖式下滑至22亿元。

2013年底我国进口燕窝贸易重新开启时,为保证进口燕窝质量,国家质检总局分别与马来西亚、印尼、泰国、新加坡等国家主管部门签订了相关议定书,规定输华燕窝产品加工企业只有获得中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CNCA)注册后才能获准进口。

2013至2016年,燕窝市场维持在60亿-70亿元的规模。随着鲜炖燕窝出现,2017年燕窝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2020年则达4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33%。燕之屋鲜炖燕窝2019年和2020年销售收入分别为1.1亿元和3.6亿元,实现翻倍。同时,2020年纳入溯源体系的国内外燕窝生产企业和经销企业达15172家,同比增长39%。对此,国燕委称,燕窝市场总体呈现供给侧与需求侧双增长格局。

虽然燕窝行业回暖,但截至目前,我国尚无针对燕窝产品的行业及国家标准,即食燕窝和鲜炖燕窝中燕窝的等级、含量等,仅有所谓的企业标准或团体标准。不同生产标准下,媒体送检燕之屋、白兰氏、同仁堂、康富来、雷允上、SHOYO轻氧轻燕6个即食燕窝品牌,所涉及6款即食冰糖燕窝产品冰糖、水及增稠剂的含量均达到97%以上,燕窝含量大打折扣。

被质疑智商税,营养功效有争议

“燕窝适合全家、四季滋补,但其见效时间缓慢,大多数人需要连续食用3个月以上才有效果”“坚持的时间越久,效果也就越明显”。记者就营养效果咨询电商平台某燕窝品牌客服,客服并未直接介绍或肯定其功效,而使用用户好评、日久见效等说法。

燕窝的高价常伴着是否智商税的争议。苏州大学营养与食品卫生学博士张峥曾在文章中指出,以补充蛋白质为例,吃燕窝不如吃鸡蛋、喝牛奶。以一天食用量5g(成人推荐食用量)干燕窝为例,其蛋白质含量约为3g,而一个50g的鸡蛋蛋白质含量约为6g。此外,从蛋白质氨基酸组成成分上看,燕窝蛋白质的氨基酸主要为天冬氨酸、苯丙氨酸、组氨酸、精氨酸、胱氨酸和酪氨酸等。虽然必需氨基酸(人体不能自身合成的氨基酸)占总氨基酸含量的30%-50%,但燕窝所含的必需氨基酸种类并未覆盖成人所需的全部8种必需氨基酸。因此,燕窝蛋白质并不是优质的蛋白质来源。

对此说法,国燕委表示,评价燕窝营养的标准不在于蛋白质,而是唾液酸。如果只对比唾液酸的含量,1克干燕窝相当于40个鸡蛋。在人体内,唾液酸是大脑神经节苷脂的重要组成成分,可促进神经细胞的分化、发育和再生,参与神经突出的传递、记忆和学习功能。

据多款燕窝产品详情页,唾液酸(燕窝酸)是其宣传最多的成分。如“燕之屋孕智燕窝”产品针对孕妈保健,宣传资料称该款产品燕窝酸含量每瓶≥228mg。但张峥表示,想让宝宝聪明,与其孕妈吃燕窝补唾液酸,不如让宝宝喝母乳,因为母乳中含有丰富的唾液酸(0.2g/L-2.2g/L)。

从营养成分看,燕窝对于孕妈及宝宝发育并非首选;而且唾液酸并非燕窝独有,还可从其他食材获取或人工制备。记者了解到,唾液酸已用于儿童奶粉、婴童辅食、生物制药和化妆品等。

广告营销投入高,品牌市场竞争加剧

燕窝话题热度提升,离不开明星代言团推荐、社交平台博主种草、直播间网红带货,以及密集的广播和电梯广告宣传。燕之屋2018年-2020年广告费提升至1.36亿元、1.87亿元、2.3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78%、19.72%、18.27%。

消费者不难发现,投入甚高的产品广告中突出的是送礼佳品、锁鲜技术、品质保障等内容,燕窝效果较少明示,通常在博主软文中以某名人食用燕窝后的变化、体验呈现。对此,燕之屋CEO李有泉曾表示,燕之屋的广告从没直接说有什么功效,不存在消费欺诈,“如果消费者通过广告有自己的感受和理解,我们也不能左右他们”。

事实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燕之屋燕窝生产许可证编号所属的产品、类别为“罐头;饮料”,并非保健品批号。同时,燕窝未被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不具有药品所必须有的药品批号。因此,没有认证的情况下,燕窝产品不能宣传任何保健或药用功效。

而在模糊的功效宣传下,品牌间的竞争也越发激烈。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我国已新增800家燕窝相关企业。其中,成立于2014年,请众多女星做品牌背书的小仙炖已出圈,在2020年全年营收达10亿元左右,接近燕之屋。作为行业龙头之一,虽然存在虚假宣传、财务造假等争议,小仙炖仍完成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含IDG资本、广发证券、洪泰基金等明星资本。

此外,对于天猫平台上热销的泰国Bwell、肌活以及马来西亚燕窝等产品,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燕窝在中国境内的产量少,全球的燕窝大多数来自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中高端消费群体对燕窝的需求逐渐增长,尽管燕窝目前以国货消费为主,但进口消费趋势日益明显。国际品牌未来将与燕之屋等传统品牌、小仙炖等新消费品牌一同竞技。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