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毒血燕事件后的燕之屋:经营业绩向好,却逃不掉“智商税”质疑

2023-05-15 19:12:15 591

摘要:随着大众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近些年燕窝作为营养滋补品正在迅速走红。而作为有24年历史的老牌燕窝企业,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之屋),也正式向上交所提交招股书,计划募集资金10.19亿元,意图在这个蓬勃的行业中做大做强。而招...

随着大众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近些年燕窝作为营养滋补品正在迅速走红。

而作为有24年历史的老牌燕窝企业,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之屋),也正式向上交所提交招股书,计划募集资金10.19亿元,意图在这个蓬勃的行业中做大做强。

而招股书显示,受益于整体燕窝市场的快速发展,燕之屋近三年的经营业绩也在逐步递增。

不过,笼罩在燕之屋头顶的“毒血燕”事件,直至十年后的今天,仍使得部分消费者难以释怀。

除此之外,燕之屋巨额广告营销、以降价换销量等策略,饱受市场的质疑。最重要的,面对燕窝的营养价值之争,燕之屋更要直面收割消费者“智商税”的种种质疑。

“毒血燕”事件后,业绩增长迅速

燕之屋最大的危机,源于十年前的一场“毒血燕”事件。

2011年7月,某消费者购买了燕之屋的特级血燕10盏,结果在食用血燕后,突然出现发烧、头痛、恶心等症状。

随后,该消费者将家中留存的燕之屋血燕送检,报告显示,该产品的亚硝酸盐含量竟高达2371毫克/千克,超出国家最高强制性标准的33倍。

一时间,燕窝行业恐慌情绪四起。而根据监管部门抽检发现,绝大部分品牌的血燕产品,都亚硝酸盐含量超标。

受此影响,2012年燕窝行业的销售规模,从2011年的约65亿元,断崖式下滑至22亿元。

而作为“毒血燕”事件的始作俑者,燕之屋承受了更大的打击。要知道,就在2011年,燕之屋本打算进军资本市场。而该事件的发生,无疑击碎了燕之屋的上市梦。

进入2013年,燕窝市场得以复苏。一直到2016年期间,其市场规模一直维持在60亿-70亿元。

而随着鲜炖燕窝出现,2017年的燕窝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2020年更是达到4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33%。

而燕之屋在期间同样业绩增长迅速,2018年-2020年,燕之屋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24亿元、9.51亿元、12.99亿元,2019年、2020年营收增幅分别为31.25%、36.66%;净利润分别为6330.66万元、7869.84万元、1.22亿元,2019年、2020年净利增幅分别为24.31%、54.74%。

今年上半年,燕之屋的营业收入为7.07亿元,净利润为6425.4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燕之屋曾提出“扬帆20亿”的说法,然而时至今日,20亿元的目标仍有差距。

如此看来,燕之屋此次上市,意义重大。

重广告营销、以降价换销量等遭遇质疑

虽然燕之屋的业绩高速增长,但其注重广告营销、以降价换销量等经营策略,饱受市场的质疑。

资料显示,从2008年开始,燕之屋就开启了明星代言模式,先后与香港巨星刘嘉玲、名模林志玲以及击剑冠军孙一文签约合作,为此付出了高昂的广告费用。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燕之屋的销售费用分别为 2.3亿元、3.1亿元、3.2 亿元和 1.7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2%、33%、25%和24%。

这其中,其广告宣传费占比分别为58.02%、60.84%、74.93%和72.52%。

也就是说,燕之屋将3成左右的营业收入花在了投放广告上。

除了加大营销提高知名度之外,燕之屋还通过降低单价来换取销量。

招股说明书显示,燕之屋的即食燕窝“碗燕”出场单价2018年为180.88元,到2021年上半年已下降至158.86元;此外,鲜炖燕窝的同期出厂单价也从134.55元下降到了51.52元。

降价销售的好处是,燕之屋的产品销量大幅增加,从2018年的522万碗/瓶到2020年的1527万碗/瓶,销量翻了2倍,今年上半年更是达到了798.77万碗/瓶。

不利影响是,燕之屋的综合毛利率呈下降趋势,2018年-2021年上半年,这一数据分别为51.76%、48.55%、48.65%和51%。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毛利率下降的同时,燕之屋的净利率却一直持续上行。2018年-2020年,其净利率分别为8.74%、8.32%、9.27%。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在于燕之屋一直在大幅压低各项费用支出,其中关键的研发费用也在不断下滑,从2018年的1.8%下降至2021年上半年的1.35%。

面临营养价值之争,被质疑收割“智商税”

事实上,外界对燕之屋的诸多质疑,归根结底还是对燕窝产品本身营养价值的质疑。

就在今年5月,燕之屋的碗燕广告打出“听说怀孕吃燕窝比较好”等宣传语,声称其产品可增强身体免疫力、改善孕吐、防感冒,俨然一副营养保健品的姿态。

但是,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显示,燕之屋即食燕窝并未拥有药品、保健食品的批号,其经营食品类别为罐头、饮料。

而早在2018年燕之屋密集投放广告时,就有分析称,“此举意在‘狙击’外界对燕之屋燕窝‘营养价值’的质疑”。

彼时有测评显示,燕之屋的燕窝产品,97%以上是糖水。

甚至一位来自华东理工大学食品药品监管研究中心的教授指出,燕窝的营养价值远不如牛奶和鸡蛋。

而针对外界认为的燕之屋产品燕窝含量过低的说法,燕之屋总裁李有泉,并未否认“97%为糖水和增稠剂”的真实性,在他看来,5.2克燕窝占比3%的含量,口感最舒服,“燕之屋所有产品的干燕窝含量都是最合适的”。

但消费者对这种解释并不满意,认为燕之屋这种燕窝产品,好像就是一种收割消费者“智商税”的商品。

如此看来,一旦燕之屋上市成功,投资者会不会同样遭到收割?

值得一提的是,截止2021年上半年,燕之屋的净资产为2.9亿元。也就是说,燕之屋此次上市,是想用2.9亿元撬动10.19亿元。

此外,近3年来燕之屋累计分红2.5亿元,其中在2021年已经累计分红1亿元。

上市的一个目的,是为了补充流动性资金,结果在上市前,燕之屋还要突击大手笔分红。这一操作,不禁使人遐想。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