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燕之屋IPO是个伪命题,已有前车之鉴

2023-05-15 16:34:11 237

摘要:记者丨宁晓敏 见习生丨 屠玲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2022年12月,厦门证监局披露了厦门辖区IPO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燕之屋的审核状态为“辅导备案”,这是其第四次冲刺“燕窝第一股”。但是燕之屋自己都无法证明燕窝营养的过人之处,...

记者丨宁晓敏 见习生丨 屠玲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2022年12月,厦门证监局披露了厦门辖区IPO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燕之屋的审核状态为“辅导备案”,这是其第四次冲刺“燕窝第一股”。

但是燕之屋自己都无法证明燕窝营养的过人之处,只能靠“引经据典”,来证明与众不同。

而且,原材料依赖进口、燕窝行业壁垒不高,在此之下的燕之屋只是一家食品加工企业,靠着广铺渠道、大力营销,精心营造国人对燕窝的“崇拜感”,从而提高自身业绩。

燕之屋IPO是否是个伪命题,监管部门或许已经看到,这类企业中,已有青海春天(600381.SH)等前车之鉴。

燕窝只是价格昂贵的食材

2011年,燕之屋曾计划赴港上市,后因“毒血燕”事件折戟IPO。

2021年,燕之屋再次冲刺港股上市无果,随后在同年底转战A股。

2022年4月,证监会针对燕之屋招股书提出了57个问题,直指燕之屋营销、食品安全及关联交易等问题。同年9月,公司主动撤回了IPO申报材料。

2022年12月,厦门证监局披露了厦门辖区IPO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燕之屋的审核状态为“辅导备案”。

这意味着,燕之屋正在第四次冲刺“燕窝第一股”。

然而,围绕着燕之屋的问题有很多:

天眼查显示,2019年至2021年,燕之屋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8.33%、48.51%和52.69%,然而净利率却分别仅为8.28%、9.37%和11.46%。

2019年至2021年,燕之屋销售费用分别为3.08亿元、3.17亿元和3.91亿元,然而研发费用分别仅为0.19亿元、0.18亿元、0.19亿元。

目前,与“燕窝”相关的企业超过2.5万家,燕之屋的技术壁垒并不高。

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成立后,随后发生过三起股权转让,后两起股权转让估值差异巨大。

从2014年成立至今,燕之屋估值从最初的1.5亿元飙升至18.35亿元,存在不合理现象。

不过,这些停留在业绩、股权转让、技术实力等上的问题,并非是将燕之屋挡在上市门外的最佳理由。

鳌头财经认为,燕之屋上市,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首先来看看,燕窝营养价值如何?

在招股书中,燕之屋做了正面回答:燕窝是一种在中国已有数百年食用历史的珍稀食材,更多的是一种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还兼具礼品属性。

换而言之,燕窝只是一种食材,因为稀有,所以价格昂贵。

在中国传统的高档菜肴中,有四种堪称极品的美味合称“燕鲍翅参”,分别是燕窝、鲍鱼、鱼翅和海参。

其中,吃鱼翅可能对身体有害,因为鲨鱼翅中含有一定量的神经毒素,这已成为普遍认知;鲍鱼和海参通过养殖后,价格大幅下降,逐渐成为大家都吃得起的食材。

而燕窝价格虽然不便宜,但也并非高不可攀。有媒体测算发现,燕之屋官方旗舰店显示,“双12”活动中其明星产品碗燕系列的“随心碗燕”价格为1150.2元/盒,一盒6碗,平均每碗191.7元。

客服称,该款“碗燕”每碗含有2.5g干燕窝,而燕之屋招股书指出“碗燕”原材料的采购均价为11.77元/克。也就是说,售价191.7元/碗的碗燕里燕窝成本所占的价格仅30元左右。

产品单一、原材料靠进口

实际上,与鲍鱼、海参相关的上市公司并不少,以海参为例,就有包括同仁堂、东方海洋、獐子岛、好当家等企业。

然而,这些上市公司无一例外的是养殖企业,而且海参是上市公司养殖产品中的一类。拿好当家来看,该公司养殖产品还包括海带、紫菜、贝类等,公司也构建了海水养殖、食品加工、远洋捕捞、医药保健四大产业。

而燕之屋的产品原料完全依赖进口,主要来自印尼等周边国家,这与国内绝大多数燕窝企业原材料来源一致,这也直接导致了该公司业绩受制于原料成本和原料安全。

2011年,燕之屋曾计划赴港上市,后因“毒血燕”事件折戟IPO,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燕之屋无疑只是一家食品加工企业,这也说明该公司销售费高而研发费低为何饱受诟病。

再换个角度看,燕之屋无法公开证明燕窝营养有与众不同之处,其拿出的理由无非是“引经据典”,以及猛吹燕子的“口水”(唾液酸)营养价值高。

产品单一且争议巨大,成为燕之屋上市最大的绊脚石,资本市场已有前车之鉴。

青海春天主营产品为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被媒体誉为“冬虫夏草第一股”,公司2009年推出主营产品冬虫夏草纯粉含片“极草5X”。

当年,每克“冬虫夏草至尊含片”的零售价约为1054元,而国际黄金现货价格为260元/克,极草比黄金还贵,由此得名“软黄金”。

2009年,卫生部发文规定,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也就是不能实现“药食同源”。不久后,青海春天极草系列产品的食品证被命令取消。

2011年,青海春天的极草产品转型为“中药饮片”。

2012年7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了《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青海春天成为五家试点企业之一,极草系列产品得以继续销售。

不过,好景不长,2016年2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开展了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检验的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中,砷含量为4.4—9.9mg/kg,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

2016年3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试点工作的通知》,青海春天面临行业严监管危机。

如今的青海春天,只能靠讲讲白酒的故事存活,业绩再难有出头之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